陜西工人報官方網站 | 陜工網首頁 手機站 今天是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不良信息舉報電話:陜工網(029-87344649)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社會新聞 口述|教培行業劇變:企業裁員薪資下降,員工轉崗轉行尋出路
2021-09-03 16:35:16來源:澎湃新聞
分享到:
  字體:【

澎湃新聞記者 吳怡 實習生 田燕如

“雙減”政策一出,風停了,曾經被認為“站在風口上”的教育培訓行業摔了下來。

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即“雙減”政策),重拳整治教育培訓行業,全面規范校外培訓行為。

短短一個多月內,曾經教培機構大大小小的教室里人頭攢動,滿臉寫著“焦慮”的家長巴不得天天把孩子送到這里學習的場景不見了。行業“熄火”、人潮散去、資本退潮,不僅中小型教培企業舉步維艱,許多在線教育頭部企業也都出現了大量裁員的局面,已有27年經營史的巨人教育也因經營困境宣布倒閉。

“巨人”倒下,成了教培行業重整的一個信號。重壓之下,教培從業者的去留,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日前,多位教培從業者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身邊部分人員選擇轉崗到成人教育、素質課培訓等領域,或轉行到互聯網企業、學校等,也有人員選擇考研,或離開一線城市回老家就業,還有部分人員仍在家待業,“目前大家還處于過渡期”。

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受訪的教培從業者表示,在艱難時期,自己要放寬心態,不斷自我鼓勵,接受新工作的落差,懷著“空杯”心態迎接新生活的挑戰。

以下是教培從業者的口述:

梁宇:在作業幫、大力教育工作兩年,負責用戶運營,已轉行到互聯網企業

我讀大學時就開始在K12(從幼兒園到十二年級)教培行業實習了,那時我還挺“投機”的,覺得在線教育與之前的智能手機、共享單車一樣都是風口行業。我相信“站在風口上的豬都能飛起來”,所以很早就明確以后會在教育行業深耕。

大學畢業后,我通過校招進入作業幫,之后又跳槽進入字節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工作了一段時間。直到今年三月份,“雙減”政策開始慢慢推進,我預感這個行業可能要變了,就逐步開始了轉行的計劃。目前我已經入職電商行業的一家二線大廠,可以說是徹底離開教育行業了。

說實話,教育行業在當時也確實是一個風口,給在K12行業工作的我們帶來了很多收益。舉個例子,在薪資這一塊,我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底薪就有8千元左右,后來又經歷跳槽漲薪,剛畢業兩年的我,每月薪資已漲至1.8萬元,而這樣的薪資水平相比我的同學已經是較高的了。

2019年,我在兩家在線教育公司待過,那時感覺整個公司運營框架還是向著教研的,整個課程迭代也非常頻繁。但從2020年開始,我感覺整個教育市場就有點不對勁了。舉個例子,2019年,我所在公司的低價課才59至99元,而當時的獲客成本也差不多是59至100元,算是低價獲客成本。但2019年之后,我們的低價課已經降到0至19元這個區間,獲客成本則漲到300至600元,也就是我們要花300至600元才能夠獲得一個低價課的用戶,這個低價課的客戶還要經過一系列的運營之后才能成為正價課用戶。

當時正價課的獲客成本已經漲到5000至6000元了,相當于我們一個學期的學費可能都已經抵不上一個獲客成本,而是需要一整年的周期運營,我們才可能彌補一個獲客成本。但由于K12用戶周期長,即使獲客成本如此高昂,去年仍然有大把在線教育機構在砸錢搶用戶。

當時我們公司暑假一天就會花十幾萬甚至上百萬的錢用于廣告投放上。也正是因為去年在線教育行業資本搶用戶的熱潮太過洶涌,我預感到市場的不對勁,變味了,就好像我們做的不是教育,而是營銷,行業的資本幾乎都燒在了推廣上。

我認為一個教育行業是必須葆有教育初心的,不光要傳授知識,也需要把教育理念傳授給學生。我非常反感當時教育資本市場所帶來的焦慮感,也隱隱覺得國家馬上就要來管理這些亂象了。當“雙減”政策的紅頭文件下來后,資本馬上退潮了,有的上市教育公司股價大跌。

去年12月,我發現自己其實對電商領域比較感興趣,也認為電商行業會是一個更加成熟且規模更大的市場,就有意惡補電商運營的知識。之后到了今年3月份,“雙減”政策開始有了一些風聲,我感覺自己快在教育這個行業撐不下去了,就下定決心不再做違背我初心的事情,開始正式準備轉行找新工作。

關于薪資方面,我也有一定預期,說實話我特別能接受新工作薪資比之前在K12教培行業低,當然由于我感覺自己履歷還是不錯的,只要能在電商領域找到一份工資不低于之前太多的工作,我都能接受。今年6月我也找到了自己比較滿意的一份工作,成功從教培轉行進入電商運營領域。

由于我個人在職業規劃上比較有前瞻性,加上能力也還算好,在“雙減”政策正式落地前就做好了充足的轉行準備,這件事對我個人的影響并不是很大。但我個人的事例并不能反映大眾,“雙減”政策給整個教培行業的沖擊是非常大的,很多公司都裁員,有的公司將近一半的員工被裁了。

能否順利轉行看的還是個人的能力,能力強的人去哪都會很優秀,而且像我們這種從在線教育行業走出來的人想要再轉行進入互聯網還是有一定優勢的。不過,從前做傳統線下教育機構的朋友,由于他們的履歷不算太好看,部分人還比較困難,暫時沒找到滿意的新工作。

陳汐:在高途教育工作一年,負責學科運營,已轉行到互聯網企業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我進入了一家國企工作,但我個人的性格可能更喜歡追求一些有挑戰的事情,不太能適應特別安穩的環境,所以在國企工作了一年多之后,2020年我選擇離職進入了當時風頭正熱的在線教育行業。

最開始,我在字節跳動的教育板塊做的工作主要是“擴科”,也就是讓只報了單科課程的家長可以報名多科課程,這份工作偏銷售多一點。后來我跳槽去了高途教育,主要負責學科運營。

其實“雙減”政策剛出來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意識到會這么嚴重,只是覺得政策會收緊,我們不再那么狂熱地去營銷,或者說行業會慢慢開始轉型,之后要更加注重服務質量。但當政策慢慢落實下來,我們才開始感覺到,整個行業可能都不行了,對應的是我們公司也不行了。

我們基層人員被裁員會很焦慮,要不斷思考接下來是轉崗到成人教育領域還是直接轉行。如果選擇轉崗,整個行業需求已經很小了,那轉崗機會少之又少;如果轉行,又不確定自己能轉去什么行業,我們陷入非常大的迷茫。而對于那些沒有被裁掉的人來說,壓力也很大,因為未來職業發展充滿了不確定性。

“雙減”政策帶給教培行業的打擊是非常大的。公司很多員工都被裁掉,我就是其中之一。我現在還沒有聽說過身邊同事找到新工作的音訊,有一些朋友已經決定回老家就業,有一些可能還在家里待業。大家還處于一個過渡期,挺難的。

其實我還是比較幸運,因為我年齡還比較小,轉行還來得及,加上心態好,離職在家待業的那段時間,我比較冷靜地思考了以后要深耕哪個行業,最后決定往電商發展。

雖然我也會焦慮,非常怕找不到工作,但還是不斷鼓勵自己。當時我還安慰自己說,到現在這種境地其實是整個行業的問題,而不是我個人能力的問題,只要我更加努力一點,不管面試什么崗位總能發揮自己價值的。而且只要新崗位有價值,行業還有上升空間,哪怕薪資待遇差一點我都能接受。

也有一些人在被裁員之后會轉而選擇考研,但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條路。因為我覺得只有真正想好要從事這個行業、想要學習更多相關知識的時候才可以選擇考研這條路?佳胁粦摫划敵梢粭l逃避現實的途徑,而且讀完研究生出來就業壓力可能會更大。如果沒有認真想清楚自己的職業規劃就盲目選擇考研,某種程度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我剛入職了美團的電商崗位,有很多東西要學,也算是邁出了第一步。電商的工作和之前教培行業的工作在內核上其實也有相似之處,但畢竟是一個新的行業,工作內容也不一樣,之前的經驗可能也用不到,我決心把自己當成一個剛畢業的學生,懷著“空杯”心態把這份工作當成新生活的一個新挑戰。

劉秀:在新東方工作四年,擔任數學老師,還在休產假觀望形勢

我選擇進入K12教培行業其實是出于偶然,當時聽從了朋友的意見決心試一試。入行之后,我發現薪資待遇各方面都很不錯,尤其是作為應屆生,我剛畢業就能拿到過萬的收入,這很難得,所以我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今年已經是我在新東方廣州某個區的公司教書的第四個年頭。教培行業跟其他朝九晚五的工作是不一樣的,我們下課并不意味著下班,在下課之后還要長時間持續給家長、學生答疑。還記得我第一年工作的時候,有的家長晚上十一、二點還會來找我答疑。

“雙減”政策出來之后,首先是家長報班的意愿降低了,現在多數人對政策持觀望態度。相比之前,家長巴不得把孩子時時刻刻送來上課,現在他們對孩子的教育好像也沒有以前那么焦慮了。其次,為了綜合資源,提高利潤,公司開班的標準也提高了,老師的排課比以前大幅減少,薪資降了不少。很多人覺得現在的薪資沒辦法滿足需要,就主動選擇了辭職跳槽。

其實我一直都很關注“雙減”政策,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很多教培人員轉行成功的事例,但對我來說,我在教培行業已經這么久了,如果真得要轉行去別的行業,作為一個已婚已育的婦女,加上我帶孩子負擔也很重,很擔憂自己轉行拼不過“小年輕們”。

政策剛出來的時候,我很怕休完產假回來之后所在的公司就倒閉了,但轉念一想公司除了K12板塊,其實還有很多出國教育等成人業務板塊,而且現在新東方還推出了一系列素質教育的課程,比如編程課、美術課以及口才課等,所以公司應該還是可以存活下來的。

如果學科類老師對新推出的素質教育課程也有興趣的話,可以選擇接受相關培訓與提升,然后轉崗。除此之外,原來開班上課的老師也可以轉到一對一業務板塊,目前個性化的一對一服務暫時還是有生存空間的。但說實話,一對一業務板塊的課酬和開大班獲得的課酬還是差很遠的。

“雙減”政策對K12板塊打擊肯定是最大的,尤其是一些獨立門戶的小機構,它們現在基本上很難生存了。對于學校老師來說,由于“雙減”政策延長了放學后的時間,老師的工作量也增加了,相當于還要承擔托管的責任。家里人也會勸我要不要嘗試轉崗去學校,但現在學校的老師負擔也挺重的,而且公立學;局皇諑煼秾I的學生,私立學校又很難考進,加上它們也會更偏向聘用應屆畢業的年輕人,所以我還是先觀望一下形勢。等休完產假,到了12月份,我再真正考慮以后的出路到底是轉行做點小生意,還是跳槽到學校當老師。

(文中梁宇、陳汐、劉秀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胡睿琳

關注公眾號,隨時閱讀陜西工人報

新聞推薦

陜工網——陜西工人報 © 2018 sxworker.com. 地址:西安市蓮湖路239號 聯系電話:029-87344649 E-mail:sxworker@126.com

陜ICP備17000697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陜工網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或鏡像 網站圖文若涉及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 })();